中文English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全国信息联播

乡村治理看济源

日期:2021-12-09 09:14 作者:宋朝 黄红立 代珍珍 来源:河南日报农村版 字号: 【字号: 打印本页

  济源是全国乡村治理体系建设试点市,该市“道德积分储蓄站”工作法被评为全国典型案例之一。近年来,济源坚持把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作为主攻方向,把保障和改善农村民生、促进农村和谐稳定作为根本目的,探索形成了党建引领,自治法治德治“三治”融合、警源诉源访源“三源”治理、信息化网格化精细化“三化”支撑的基层治理模式,全域基本实现零上访、零事故、零案件的“三零”目标,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明显完善提升,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夯实了根基,济源也被评为河南省乡村振兴示范引领市。

  路成网、树成行,山有色、水有声。

  太行山砚瓦河两边山体上的人造冰挂就成了游客的打卡点。

  “原来是路难走、农产品卖不出去,现在出门怕迷路:所有乡村都一样排场,不操心还真会拐到人家的村子里呢!”济源市轵城镇良安新村党支部书记“杨团长”说。

  良安新村是个移民村,“杨团长”本名叫杨团,今年42岁,是良安新村1850口人的“排头兵”。

  济源辖区面积1931平方公里,人口73万,是河南人口最少的省辖市。一直以来,正是这种“小”的优势,让她成了国家层面各项新政的“试验田”,成了国家发展改革委支持建设的全国首个全域产城融合示范区。

  乡村治理是乡村建设的重要环节。治理体系建设、治理能力提升,自治、法治、德治融合,警源、诉源、访源治理,信息化、网格化、精细化支撑,让济源走上了乡村治理的高质量之路,激活了乡村振兴的诸多元素。

  济源的乡村治理:知行合一。

  有面子,有里子

  湖光山色、滑雪场、激情漂流,加上青砖灰瓦的民居,在济源市承留镇花石村,一年四季任何时候拍出的照片都是一幅画。

  “光是画不行,乡村振兴不能光有面子,重要的是要有里子。”花石村党支部书记周全喜说。

  从集体耕种土地到“土八条”管党员,从生态修复到产业崛起,花石村已成为乡村建设的样本,躬身实践者周全喜也成了乡村振兴的“专家级”基层党支部书记。

  “自治、法治、德治,怎么在乡村生根发芽?我们探索出一套方法。”周全喜说,自治靠制度,法治靠宣传,德治靠弘扬。

  周全喜举例说:对乱到垃圾,村民们讨论后形成一个方案,对乱倒垃圾者除了责令清除外,还要罚款30元,这是村规民约;对违法的事,花石村主要靠宣传预防,天天讲、月月讲、年年讲,等出了事让逮起来了,说啥都晚了。

  “去年冬天,村后山着火了,当时村里有十几个人跑上山救火。火扑灭后,党支部迅速形成决议,除了大喇叭表扬这些村民外,还给每人奖励了一床夏凉被。”周全喜把这件事理解为“德治”:通过具体的身边事,一点一点地打造全体村民的精神境界。

  济源的乡村治理,一方面是基础设施建设、改造、升级,另一方面是全域居民的观念更新和习惯养成。

  两手抓,两手硬。

  能安居,能就业

  济源工业企业的发展壮大是一本厚重的“历史传奇”。

  按常人的理解,济源不过是河南的一个“小不点”,事实上,能源、军工、制造等相关历史遗留和衍生,加之农业企业崛起,济源和河南其他市相比,无论企业规模还是数量都毫不逊色。

  无论社会贡献大、质量效益好、发展潜力大的大个头重点工业企业,还是发展能力、投资能力、创新能力“三强”齐备的高成长型“新优特精”中小型工业企业,济源都在河南的前列。

  庞大的就业空间拓宽了济源人的增收渠道,再造了当地的第三产业,为乡村治理和乡村建设奠定了物质基础。

  良安新村53岁的李二姣每天中午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:“丈夫在市里上班,儿子在工厂上班,儿媳妇在市里开店,他们都是早饭后走、晚饭前回,都忙着挣钱呢!”

  轵城镇政府的李波说,像轵城这样的几个城郊镇,农户的家庭结构和李二姣家大同小异。

  杨团也说,大白天在村里找个青壮年难着哩,到晚上烟火气就上来了!

  历史上的城乡二元界限在济源荡然无存,全域产城融合,既让济源人在经济上挺直了腰板,又加速了城市文明向乡村的垂直渗透,有话好好说、有理不高言、有事赶紧办、有难互相帮的“乡村善治”氛围逐渐形成。

  河南十八个省辖市中只有两个人口净流入城市:郑州和济源。

  能安居、能就业的济源成为人口注入地,不是意外,完全在情理之中。

  穷吵闹、富安然嘛!

  激活快,底气足

  王信普叫来了村会计,给出了思礼镇涧南庄村1140口人2020年人均收入的准确数字:31571元。

  涧南庄村68岁的党支部书记王信普说,涧南庄村曾经靠制砖业保障集体收入,后来因环保黏土砖退出市场后,集体收入减少了。

  “现在全村的集体资产有1300多万元,能经营的有800万元,每年的收益除了用于村里的公用事业开支和村民股份分红,集体每年能余下30万元。”王信普说。

  济源是全国第一批29个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之一,全市525个村级单位的集体经济合作组织管理集体资产、开发集体资源、服务集体成员,担负起了壮大集体经济、化解群众矛盾、确保基层稳定的重任。

  从2017年开始,济源开始核查并激活全域村级集体资产,使之能“钱生钱”,到2020年,全市盘活经营性资产23.87亿元。

  “村集体收益是实施乡村治理的底气!”王信普从1981年开始当村干部,低保对象确定、特困人员救济、离婚女转户口、出嫁女地在娘家等问题他都遇见过。

  乡村治理必须解决这些问题,这些鸡毛蒜皮小事如果得不到及时、合理解决,就可能成为“诉源”“访源”。

  路没修到门口没关系,集体有钱马上修;路灯不亮了没关系,马上维修、换新;缺少健身器材没关系,购置、安装!村集体“囊中不羞涩”了,乡村治理效果凸显。

  底气足,好办事。

  风气正,精神爽

  政风、乡风、民风,都是乡村治理的关键因素,纯化、净化政风、乡风、民风,是乡村治理的必由环节。

  从2021年7月1日起,思礼镇便民服务中心大厅里特别设置了一个办公席:镇长在一线。

  思礼镇副镇长亢艳丰说,便民服务大厅设置的镇主要领导办公席,向辖区群众和企业亮明为人民服务的态度,把过去“有事找领导”变成了“等群众来办事”。

  思礼镇共有11名班子成员,每个工作日都有班子成员在大厅值班,监督各部门工作,接受群众咨询。

  思礼镇工业企业多,为了更好地服务企业,镇工业办公室专门在便民中心设置了服务席,企业只需上门一次,政府全程服务。

  乡村治理中,地方党委和村级党支部发挥核心作用的同时,济源市激活每一名基层党员的内生动力,党员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  “滑雪场、漂流、梅园等,村里兴办的每个产业链上都建有党小组,党员带头,吃苦在前、工作在前,无坚不摧!”周全喜说。

  济源市在乡村治理过程中探索出了“村民评理说事”民调法,老教师、老军人、新乡贤主动上阵,老班长调解室、老崔调解车、板凳议事会等众多个性化为民服务新形式涌现,加上村里原有的红白理事会、道德评议会、村民议事会、禁赌禁毒会、孝善理事会等,使乡村治理多渠道、常态化。

  风清气正。

  高速度,高质量

  良安新村有个特别的“道德积分储蓄站”,常住村内的365户居民都有这个“存折”。

  “2018年年底,作为乡村治理的一部分,我村‘积孝、积善、积信、积勤、积俭、积美’这样的群众性活动广泛开展,党员干部都认为应该将这些好人好事留下记录,报请镇政府批准后,村里的道德积分储蓄站成立了,积分‘存折’也发到了各家各户。”杨团说。

  2019年春,李二姣在街上捡到一个钱包,通过村里还给了在村里装修房子的外地失主。

  “这是拾金不昧,村里就给我的道德存折上添了5分。”李二姣说,清理垃圾、给敬老院的老人洗头剪指甲等,都会挣到一两个积分。

  10月30日的数据:良安新村居民道德存折上的积分总额41250分,最高家庭积分160分。

  积分不能光是个荣誉,还要有用。

  杨团说,村集体拿出了一部分钱把道德积分变现,居民可以用道德积分在本村换取生活用品和生产资料,一分积分五毛钱。

  “道德存折”这个乡村治理过程中体现群众智慧的做法,很快在轵城镇推广,当地金融机构也迅速跟进,有积分的家庭去银行贷款能享受利率优惠。

  良安新村居民陆建立贷款5万元搞养殖,凭“道德存折”少出了1000元利息。

  类似“道德存折”这样冒热气、接地气、有人气的乡村治理探索、方法、经验,很快在济源全面推开,这是速度;因为这些经验来自群众,不空洞、不浮漂、无隔断,一经推广,实效立即显现。

  济源的乡村治理,在济源全域建立了公序良俗,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迭代提升。

  治理有效,扬帆远征。



附件: